除夕夜 一位宁波医生的ICU日记

昨晚,大年三十。

吃完年夜饭,人们开始抢红包,看春节联欢晚会,再就是家里人聚在一起搓搓麻将。

外面,鞭炮声响起,更让这一节日,氛围浓郁。

然而,医院却停不下来。

有人要出生,有人要生病,还有人,在ICU生死之间挣扎。

医生、护士们,竭力为他们守护平安。

今天,我们征得李惠利东部医院ICU医生张岚同意,通过时间轴,看看大年三十晚间的每一个时点,ICU医生们都在忙些啥。

ICU,我的大年三十

李惠利东部医院ICU医生张岚

6:30

我的大年三十,开始于一顿饺子,妈妈亲手包的,热腾腾刚出锅,咬上一口鲜汁四溢,还跟三十年前一样好吃。

老爸特意开了一瓶红酒,玻璃杯在我的饺子汤碗口碰了一下:“闺女啊,多吃点,这可是咱们的年夜饭。”

7:20

吃饱喝足,出门上班,晨雾弥漫,据说会下雨,妈妈在我包里塞了一把伞。

7:45

比昨天提前五分钟到病房。

二十几张病床塞得满满当当,护士们往来穿梭,各种仪器滴滴作响。嗯,还是熟悉的味道,熟悉的配方。

本科室两个清醒的病人之一是一个中年帅哥,因为神经元病变肌肉无力,很长一段时间只能依靠呼吸机。最近,他病情好转,正在努力锻炼,试图脱机。

他看到我,中年帅哥一脸的兴奋,可惜气管切开不能发声。他摸出床边的小本子,连写带比划地跟我讲,他昨晚没打呼吸机。我伸出拇指点了个赞。

8:00

开始交班。

昨晚又是一个忙碌的不眠之夜!

但是,saki哥精神抖擞,丝毫没有被夜班蹂躏过的迹象——“我要回家过年了,祝你们好运~”

会诊的危重病人当中,有两个十几岁的男孩,煤气中毒。发现得太晚,送到医院已经没有心跳了。询问后续,得知已经判定死亡,送去往生室——唉,只能一声叹息。

每年冬天,总有那么几例重度煤气中毒的患者被送进ICU。运气好且发现得早治疗及时,能捡回一条命。运气差的,就像这两个男孩。但那些幸运儿,也多少会留下一些后遗症,生活质量大不如前。

治疗起来困难重重,所以预防就很重要。

其实预防也简单,无非就是做好通风,避免在密闭的环境里生火/使用燃气热水器/天然气等等。

9:00

早查房开始。

病人甲,中年壮汉,突发脑出血,已经昏迷三周,连呼吸都要靠机器维持。按照经验,他已经没有机会再醒过来,甚至保命都难。家属已经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,只是期望他能撑过这个春节。

今天,他又开始发热,肾功能也越发不好,看来治疗方案需要调整。

病人乙,独居老人,平时生病都是自己硬扛,这次病来如山倒。儿女们追悔莫及。还好,情况一直在改善,应该有希望康复,只是这个年要在医院里过了。

隔壁床的老奶奶,快要支撑不下去了。

中年帅哥吸着氧气,满怀期待地看着我,可惜经过评估,他现在离开ICU还是有危险,跟家人一起过年的希望,怕是要落空了。

还有车祸中大难不死的小伙子,因胰腺癌刚动过一次大手术的阿姨……ICU就像一个驿站。

这些人因为各自不同的原因汇集到这里,又最终踏上不同的归程。

我们能做的,就是尽自己所能,帮助患者抓住每一个走上康庄大道的机会,实在挽留不住的,也尽力让他们走得从容一些。

10:30

家属探视时间。

病房里又是几家欢乐几家愁。

听说病情平稳/好转,就喜笑颜开;听到不好的消息,就垂头丧气或不愿相信,一遍遍地询问求证。

对于家属的后一种反应,我刚开始工作时也曾暗暗怨其自欺欺人,难以沟通。时间久了,倒开始理解——

绝望中的人,总还是希望能抓住一根稻草吧。

11:10

探视时间结束,可以喝口水了。

老爸打来电话,担心外卖小哥回家过年了会饿到我,要来送饭。

我笑着说,还有食堂大叔呢,他手艺很好。

11:15

值班手机响,急诊抢救室叫会诊。

按照以往经验,过年期间是酒精中毒、重症胰腺炎、心脑血管意外、车祸伤等急症的高发时间段。

我以为这次也一样,然而到了才知道,居然是一例吃河豚鱼引起的食物中毒。

患者症状非常典型,已经出现了肌肉麻痹和心律失常,必须马上抢救,否则有生命危险。

一旁陪护的家属本以为只是普通的“吃坏肚子”,直到这时才意识到问题严重,唉!这些知识的普及工作,任重而道远啊!

12:30

迟来的午饭时间。盒饭不好吃但是管饱啊。

13:00~19:30

跑会诊,收了三个新病人,给因吃河豚中毒的阿姨做血透。

还好搭档给力,坐镇病房,免我后顾之忧。

20:00

可以吃饭啦。

护士姐姐带来了饺子,热水泡一泡,好吃管饱。

饭后继续工作。

夜晚的ICU,其实跟白天并没多大区别,仪器照旧滴滴答答响个不停,护士姐姐依然忙碌地穿梭于在各个病床间,明晃晃的灯光照得让人时常忘记白天黑夜。这里的每一个病号都是需要精心治疗,每一个检查指标都需要仔细检阅,他们比普通病人更脆弱,错过了每一点微小的病情变化都有可能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。

忙忙碌碌中,不觉时光流逝,直到窗外忽然传来一阵巨响,大家像是突然被惊醒一般。抬起头,看着漆黑的夜空中,一朵朵绚丽的烟花尽情绽放,才惊觉竟然已经到午夜0点。

今天是除夕啊,过了凌晨就是农历新年。

03:00

大年三十已过,我们的工作还在继续。

老奶奶到底还是没能看到新年的阳光。可是,河豚中毒的阿姨心律开始稳定下来。上周收治的一位大叔,也有了苏醒的迹象。隔壁床上的中年帅哥吭哧吭哧吸着氧气,看到我们走过,忽然抬手伸出大拇指。

我也竖起拇指:“新年快乐!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ketwo.net/bagua/2360.html